【脱贫攻坚在行动】别具一格石阡县:荒地山坳沁出温泉生态园

来源:金富豪生活网   编辑:田明洪   浏览:83789 次   发布时间:2019-01-19 19:39:17   打印本文

嘿嘿,道友莫不是怕了石某,先壮一壮怂胆么?!”“一起走吧,这些变态我可没有自信应付。”徐行之苦笑,他虽然实力强悍,但是面对大朔皇子,少年神体等人,依旧相形见绌,仅凭一己之力根本就无法讨到任何便宜。“你的对手是我!”年业冷笑一声,虽然讶于刚才姜遇的神力惊世,不过他是谛视期修士对于大道法则有一些掌握,自信能够与姜遇抗衡。

一时之间,赤焰烈火、炽热白光及跳爆石弹向着四周急剧扩散,石暴的眼前一片苍茫,已是无法看清一物。在离地的不远处,大杨立已经同幽蓝火焰战成了一团,元力波动的气息传来,高迎感觉,似乎大杨立的修为同他不相上下,自己要不能早点带着青木叶离开此地的话,一定会在此被人围攻。

  改革是破解政法工作难题的根本出路,是促进政法事业长远发展的一把钥匙。

  “政法系统要在更高起点上,推动改革取得新的突破性进展”,在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提出了政法领域改革的目标要求,就加快推进政法领域全面深化改革作出了重要部署,是把政法领域改革引向深入的重要遵循,对于做好新时代政法工作、不断谱写政法事业发展新篇章必将产生重大影响。

  改革出活力。党的十八大以来,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政法领域改革呈现全面发力、多点突破、纵深推进的良好态势。依法治国体制改革、司法体制改革、社会治理体制改革等一系列重大改革扎实推进,权力运行制约和监督体系建设有效实施……6年多来,政法战线敢于啃硬骨头、涉险滩、闯难关,做成了想了很多年、讲了很多年但没有做成的改革,对维护社会公平正义发挥了重要作用。

  当前,政法领域改革进入系统性、整体性变革的新阶段。在更高起点推进政法领域改革,就要加快构建优化协同高效的政法机构职能体系。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要研究解决制约政法工作的体制性机制性问题,为做好新形势下政法工作提供有力保障。只有优化政法机关职权配置,构建各尽其职、配合有力、制约有效的工作体系,推进政法机关内设机构改革,优化职能配置、机构设置、人员编制,才能让运行更加顺畅高效。

  在更高起点推进政法领域改革,就要深化司法体制综合配套改革。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提出,要全面落实司法责任制,让司法人员集中精力尽好责、办好案,提高司法质量、效率、公信力;要聚焦人民群众反映强烈的突出问题,抓紧完善权力运行监督和制约机制,坚决防止执法不严、司法不公甚至执法犯法、司法腐败;要深化诉讼制度改革,推进案件繁简分流、轻重分离、快慢分道,推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科技创新成果同司法工作深度融合。司法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贯彻落实好习近平总书记的各项要求,才能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在更高起点推进政法领域改革,就要通过改革给人民群众带来更多获得感。老百姓关心什么、期盼什么,改革就要抓住什么、推进什么。政法机关承担着大量公共服务职能,要努力提供普惠均等、便捷高效、智能精准的公共服务;持续开展“减证便民”行动,加快推进跨域立案诉讼服务改革,推动诉讼事项跨区域远程办理、跨层级联动办理,解决好异地诉讼难等问题;深化公共法律服务体系建设,尽快建成覆盖全业务、全时空的法律服务网络;加快构建海外安全保护体系,保障我国在海外的机构、人员合法权益。

  “法者,天下之仪也”。肩扛公正天平、手持正义利剑,政法战线使命光荣、责任重大。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改革决策部署,忠诚履职尽责,勇于担当作为,锐意改革创新,着力形成系统完备、科学规范、运行有效的政法制度体系,我们就一定能创造促进社会公平正义、保障人民安居乐业的新成绩。

“找死!”无名冷喝一声,对方都朝他下死手了,这个时候他当然不会退让,平平的一拳轰出,根本就没有用什么拳法,只是平平的一拳砸出,这就是所谓的一力降十会了,完全没有任何的花哨和技巧。姜遇愣了片刻,感觉浑身发寒,激灵灵地打了个冷颤。

  “濮哥读美文”朗诵会回归,合作黄宏、吴京安、白岩松、袁泉,新京报独家记录他们的朗诵者情结

  “不能停”,跟拍65岁濮存昕舞台6小时

彩排时与袁泉分享舞台心得。

  1月3日21:20,在化妆间候场的濮存昕与刚刚朗诵结束下台不久的黄宏,彼此探讨着吕远先生《理发师》中的几句独白,不同的诵读方式。与此同时,他走向贴在墙上的节目单默默说道“九点半能准时结束”。这是“听见美?濮哥读美文朗诵会”首演结束前的一个瞬间。其实在这短短的两个小时演出时间内,濮存昕除在舞台上表演外,回到后台他马上便恢复到了总策划及导演的状态,时时关注着舞台上的所有演员嘉宾的表演,每一位演员下台也都会得到他的叮嘱与鼓励。

  “濮哥读美文”是濮存昕自制的一档音频栏目,上线三年收获近15万粉丝,点击量达三千多万人次。2018年初,这档朗诵栏目首次尝试线下演出,即取得很大反响,也因此成为一个巡演品牌,在今年又再次回到北京保利剧院公演。今年朗诵会嘉宾除了去年就已与濮存昕同台过的黄宏,吴京安、白岩松、琵琶演奏家吴玉霞,还邀请了袁泉、宋佳、赵晓璐等青年演员。

  白岩松粗略地计算了濮存昕2019年的日程,在朗诵会之后,由他主演的李六乙版《哈姆雷特》将开启国内外20多场巡演,《李尔王》《暴风雨》等作品也有新一年的演出计划,算下来濮存昕全年起码有100多天都在舞台上度过。新京报记者在新年伊始跟拍了濮存昕演出在后台的六小时,从一人担纲演出好几个工种的工作幕后中,你能看到为何已过65岁,濮存昕仍对舞台有着原始激情。

后台忙碌

  15:00-17:30演出前彩排

  濮存昕15:00准时出现在剧场,在此之前,赵晓璐、吴玉霞、娜木拉、白慧谦和他的老战友吴京安等人的分片段已彩排完毕,濮存昕到场时演员袁泉在台上彩排完毕稍作休息,他很自然地走上台向首次参加“濮哥读美文”的袁泉分享了自己的演出心得。

  从濮存昕身边的工作人员处了解到,其实前一天晚上,濮存昕便在剧场一直工作到23:00,“濮哥读美文”演出中的诸多细节都融入了高要求。在带妆联排开始前,新京报记者问及为何对朗诵会要如此投入时,濮存昕的回答很直接,“作为一个演员,不可以想象没有排练的演出会是什么样,你的投入最起码是对观众的尊重,而且不投入你做不好任何事情”。

  常扎根在舞台的濮存昕对朗诵有着特殊的情结,他认为这源自小时候参加过的“星期朗诵会”,也是在那个参加朗诵会的时期,他萌生当演员的念头:“上世纪60年代每个星期天的下午,在中山公园音乐堂,从我父亲、刁光覃老师,特别是董行佶老师对我的影响特别大。后来考部队文工团的时候,也是用朗诵去考试。成为演员后通过跟孙道临,乔榛,姚锡娟等几位老师在一起参加朗诵会,才真正学到应该如何讲究吐字发音。”

  作为空政话剧团时期的老战友,吴京安从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开始便与濮存昕一起参加了多场朗诵演出。在吴京安眼中,濮存昕这些年来关于读美文的普及和推广,无论对于孩子,还是成年人都是一件好事,“我们把美的作品通过剧场演出形式让更多人很直观地去接受,哪怕让久不读书的人,再次拿起书来去朗读,我觉得就够了”。而此时等待彩排的濮存昕,正在思考如何让朗诵再回到说话的状态,成为真正与观众进行一个平等的交流,而不是居高临下用语言优势去表演。

  17:30-19:00演出候场

  联排结束,从舞台上下来的嘉宾开始抢时间各自进入化妆间进行演出前最后的准备,而在濮存昕的休息室里,黄宏、吴京安、白岩松几位好友开启了聊天模式,似乎对于即将到来的演出早已胸有成竹。在此期间记者也与濮存昕有了短暂交谈。

  虽然去年便在北京人艺办完退休手续,但濮存昕的工作重心依然没有太多的变化,还是围绕舞台、朗诵和“让孩子笑起来”濮存昕爱心基金为主。他很看重“濮哥读美文”,栏目从线上到线下做了两年多,每个星期五按时线上发布,每一次都会录上八到九则朗诵。濮存昕也在思考,点击率决定着团队有信心继续把这个品牌做下去,但是它也像是一座矿山,终有被采完的一天,到底未来还能有多少朗诵作品进行支撑,需要大家的创意。“去年做线下演出也是一种大胆的尝试,没想到观众的反响那么好,因此今年再次斗胆策划了这么一次”。

  在濮存昕看来,过了65岁,已经可以说进入人生的最后阶段,但自己还是不能停下来。“这有点像是跨栏,在你到达终点前需要跨过很多重要的栏,但是步伐是不会停的,只要没有撞线就得一直跑下去”。从1977年开始进入专业领域,至今也有40余年,濮存昕回顾起来觉得是一个从必然王国到自由王国的转化过程,四十年来所学到的表演技法、演出经验以及失败的经历,才造就了现在舞台上从容的自己。“像‘濮哥读美文’这样的演出,上台后跟观众像跟朋友谈话一样。不是完成技术、创意和导演的要求,这是任何人都能看到的舞台艺术”。

  目前2020年的工作都已安排满的濮存昕,除去忙碌的工作之外最大的兴趣便是养马,他觉得在一个城市有这样的一个空间去调整自己,极其简单地面对一种生命状态,跟马交朋友,激发它们的潜能很难得。

化妆间准备演出

  19:30-21:30 新年北京首演

  19:30演出准时开始。濮存昕在整场演出中依次带来了三部不同的作品,开场的便是由董行佶亲授予他的高尔基的《海燕》,而另外两部作品是他与琵琶演奏家吴玉霞合作演出的《琵琶行》与话剧《哈姆雷特》的台词片段,这也是他向表演艺术家孙道临学习的朗诵作品。

侧台候场

  在2019年“听见美?濮哥读美文朗诵会”上,第一次加盟演出的袁泉选择了波兰女诗人辛波丝卡的《种种可能》,声音不急不缓,台风优雅大气。演出前因感染流感嗓子失声的黄宏,病情虽有好转,但带病依然以一篇饱含深情的长篇叙事诗《理发师》打动了观众。濮存昕朗诵领域的老搭档吴京安,则一连带来了《我是青年》、《满江红》、《破阵子》与《想北平》四部作品。青年演员赵晓璐以一首《人间四月天》及《安妮日记》(片段)为现场的观众展现了不同风格的文学之美。作为“听见美?濮哥读美文朗诵会”的特别环节,琵琶表演艺术家吴玉霞一曲《楚汉相争》与大提琴演奏家娜木拉的表演,让现场的观众不禁为她们精彩的演奏技艺而叹服。21:30整,“听见美?濮哥读美文朗诵会”在濮存昕与儿童演员表演的《少年中国说》的朗诵声中结束。

与琵琶演奏家吴玉霞合作的《琵琶行》。

舞台上的濮存昕又恢复到了演出观众最熟悉的模样,自信且从容,如师长、如好友在娓娓道来。演出结束后,新京报记者遇到一位带着孩子来看演出的普通观众,她说其实去年就观看了“濮哥读美文”的演出,今年再来是想让孩子受一些朗诵的启发。也许,濮存昕推广朗诵的意义,已经落地了。

  采写/新京报记者 刘臻

  摄影/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

“轰隆隆,轰隆隆!”却也就在此刻,独远脚下突然出现一阵剧烈晃动。“你刚才说那团蓝色火焰,不能够跟本尊顺畅交流,是吧?可是我发现好想有些不对呀!明明刚才我们在地底的时候,他同我的神识意识进行了长时间的沟通啊?可就是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它便不能同我顺利交流了?”杨立虽然是为了缓解尴尬的氛围,这才有心无心地说出了上面的话语。“哈哈?”无名冷冷的一笑。

本文链接:http://nowells-inc.com/2018-12-25/69412.html